假装_陈雪凝假装

  青春期来临时,我茫然不知。  只是,那段日子,我常常想哭,我看很多东西都不顺眼,我不想跟父母说话,我甚至想从学校逃离出去,只身走天涯。  我的学习成绩像坐了过山车,一下子升得很高,一下子跌入谷底。在父母、老师轮番找我谈过话之后,我学会了隐藏我自己。我觉得一切都是我自己的事,我要坚强。
  于是,我想哭时,我会忍住,忍得鼻子都酸了,或者是人都麻木了,不让眼泪掉下来。
  于是,看到不顺眼的东西时,我选择沉默,甚至会脸上笑出一朵花来,告诉人家那样也不错。
  于是,我坐在教室里,像个客人,看着老师的嘴一张一合,听着同学们唧唧喳喳,我做了演员,演着别人眼里的我自己。
  直到有一天,我终于发作。我坐在公共教室里为一件小到我现在已经记不起的事跟同学大吵,我像个疯婆子一样把能想象到的侮辱对方的语言全都说了出来,我对面的女生被我吓住了,张口结舌:“你……你疯啦?”
  是的,我疯了,假装的种子在心里迅速长成参天大树,迅速变成刀枪剑戟投掷出来。我像愤怒的狮子,然后,我哭了。
  那么费心打造的坚强轰然倒塌。
  那个明朗的下午,我坐在校园的长椅上,坐在我对面的是来班里实习的老师娜。
  坐在长椅上那一刻起,我的心就上了一把锁,我决定乖乖认错,然后继续那样面无表情地假装下去。假装到什么时候呢?到上大学吗?上了大学,远离家人的视线,我可以无拘无束,无拘无束做什么呢?我没想好。再或者,到大学毕业,自己挣钱自己支配,我可以过我想要的生活,我想要的生活是什么呢?我仍然不知道。
  娜老师没说话。我开始说,老师,我错了,我也不知道怎么了,就是一下子就火山爆发了。
  娜老师笑了,她问我,你觉得我脾气怎么样?
  嗯,她来班里实习的一段时间,从来都是和风细雨的,连大声都没有过脾气很好。
  娜老师说,如果你问我的父母,他们肯定不这样说。她伸出手,给我看她的手腕。手腕上有细细的一道疤痕,我的眼睛瞪大了,抬头看她:这是?
  她说:大概像你这么大时,我的父母离婚了,那时,我觉得天都塌了下来,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不幸的人,唯有伤害自己才能让他们疼一疼,于是,我就不断地伤害自己,离家出走,绝食,甚至割自己的手腕……每次看到我父母那焦虑的神情,被我弄得不知所措的样子,我心里都有莫名的快感……直到有一天,我那一向以女强人姿态示人的老妈在我面前哭得失了态,她说,她其实是很脆弱的,她很想有个肩膀依靠一下,很想痛痛快快地哭一场,但是,她一直在假装,一直在扮演着坚强的角色……
  就是那个下午,我的父母在我面前说了很多心里话,原来,他们彼此都还爱着,只是,都在假装,都在演示着坚强,不后退,直到走到无可挽回的地步,直到女儿变得不可理喻……
  娜老师说:那之后,我学会了示弱,学会了柔软,学会了真实地表达自己的想法,学会了不假装,就算懦弱也没关系……
  我的眼泪在眼里打转。我开始讲我自己的故事。我没有父母期待的那么好,我很累,努力学芭蕾,学书法,我也很努力地在亲友面前扮演着优秀学生给父母的脸上增光,我给自己很大的压力,我不敢有任何闪失,我怕听到老妈说谁家的谁谁谁上了省重点,谁谁谁考上了外国的某所名牌大学,拿到了全额奖学金……我常常害怕有一天醒来,父母发现我不是他们想要的女儿,会横眉冷对看不起我!
  我每天出门时,都做了一万种打算,被车撞‘了怎么办呢?考试考砸了怎么办呢?不小心把自行车丢了怎么办呢?遇到歹徒怎么办呢?焦虑把我磨蚀得像一枚沾火就着的爆竹,可我又在演戏,又在假装宁静淡泊,宠辱不惊,人就变得无比分裂。
  相比于那些高深艰涩的钢琴曲、咏叹调,其实我更喜欢艾薇儿,更喜欢Lady GaGa,更喜欢王力宏与王菲,可是,在老爸老妈那些有格调的朋友面前,我是不能说这些的……
  娜老师说:其实,你想过没有,这些被假装撑起来的东西,永远都不能被称为是坚强。真正的坚强是勇敢面对,是真诚表达,告诉你的父母,你在想些什么,你想要些什么,他们爱你,他们会希望你快乐,而不是个假面娃娃。
  黄昏来了,我走进了家门。
  坐在我的父母面前,我开始倾倒出一条河来。
  那天说完,我终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……
  编辑/姚晟

隐藏内容

此处内容需要权限查看

  • 普通用户购买价格:10金币
  • 会员用户购买价格:10金币
  • 永久会员用户购买价格:免费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